游记攻略

山野村夫8
  • 天山战狼三剑客
  • 作者:山野村夫8  从 广西 到 新疆
  • 12天 2010-09-01出发3000-5000元
  • 攻略

    再过三天,就走了,准备不能说不充分,危险却依然不能杜绝,冰缝、冰河、高反、吃穿、迷路、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......

    我可能是疯了,但不是没有牵挂和责任……但人这一生终归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要走――C之路,这就是我的选择。

    如果,这条路上的故事我还能继续编辑,请朋友们给点掌声;如果,没了下文,就请亲人和朋友们别去打扰我,让我安静地躺在自己喜爱的路上。


    天山战狼三剑客

    /图 山野村夫

    走进狼塔

    3号晚上1点,飞抵乌鲁木齐,4号早上匆匆买完10天的生活用品,就下楼与送我们进山的越野车汇合。

    三部越野车,是在新疆工作的桂林朋友――暴行替我们预约的,司机小袁和哈密都是玩户外越野的老手,新疆山友进山,多数都是他们送,似乎只有他们才能让人放心。小袁说“越野车根本就不是在城里开的,没路的地方才是它的市场”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的功底。

    11点钟,南宁的和尚来了,他穷游的酷驴理念体现的是尽善尽美,在算过进疆的费用之后,提前三天出发,分段转火车一路向西北狂奔,到乌市了,还坚持挤一个小时的公汽到我们集合地点。

    车过昌吉又接上另一位朋友--新疆的万里,这样我们穿越狼塔的五个人(桂林的老胡、小丫和我、和尚、万里)就算到齐了,我笑称要是再有两个人参加,那可真是七剑上天山啊。给车加气的同时,万里去买了鞭炮和刀,就近吃了大盘鸡,立马上车笑向天山。

    九月的新疆,天高云淡,万空蔚蓝,准葛尔盆地上,山无拦风无阻,温度虽高却依然凉爽怡人,地里种着瓜、玉米和棉花,路边杨树微黄、一排独具哈族风格的农家小院,硕大的藏獒威风凛凛,提醒着我已身处异域风情。举目南望,尖塔状的5290米河源峰遥遥可及,冰山毕现,小袁们从没走过这里,不清楚路线,我其实也没研究公路的走法,于是就说,冲着那个河源峰的方向走就对了,一路呼啸着过了呼图壁、过了雀儿沟、过了106煤矿,就正式进入呼图壁大峡谷了。河谷纵深40余公里,河谷两侧高山耸立,森林浓蔽,花草奇异,遮天蔽日;谷底则地势险要,道路崎岖。陡峭狭窄的峡谷咆哮而下,震耳欲聋。这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,更是探险家的天堂。大峡谷不仅仅考验你的气力,更多的是在锤炼你的心志。走在群狼守护的地方,需要非凡的勇气,这勇气将指引你前往精神之国的极度空间

    路过两个风景区,新疆特有的地形地貌,红山红土,连绵不断,五六公里吧,很是壮观,有时间的话,进去走一走一定会有深度体验。

    自行通过了没上锁的检查站,沿河向南逆水行车,路,顺着河谷水面上方10多米处开辟,刚好一车宽,下面就是冰冷刺骨的涛涛河水,在车上根本不敢往下看――晕,难怪在车上没巅多久小丫就那个了....... 万幸,没遇上对面过来的车,却遇上了要避让的羊群,赶上了牧民转场下山,这意味着我们将离人类和文明世界越来越远。

    过了几道桥后,终于到达了呼图壁林场,几排原始木房子,大多空着,原来的伐木工人变成了护林员,只有两三个在此值班,这里的峡谷也开始变的开阔起来,有些植被了,河滩上绿草如茵,可以想象春天百花经齐放的盛况,河边亭亭白杨和杉木,到了深秋一片金黄,绝对的五星营地,可为了赶路,只好放弃。继续向8公里外的希勒木乎挺进,这条土路因牧民搬迁,多年不养护,被水冲成大大小小的沟,杂乱无章,根本无法择路,前年就有两个新疆的女驴经过时被崖上松动的落石砸死了,也幸好小袁们的技术牛,我们看得心惊胆颤,他们却是不慌不忙,车子龟行于大坡之上,后面跟过来一位哈族牧民,骑着摩托车想超车,小袁在给他让位的时候,一不小心掉进了沟里,车被顶了起来,两轮腾空,进退两难......挖坑填石反复冲击,陷车终于爬了上来,为了让我们少走一段路,小袁们担了很大的风险,太伟大了,向他们敬礼!

    到达希勒木乎村路的尽头,已是下午七点半了,下车收包,拿上暴行给我们准备的很多FB物资告别……

    我知道自己告别的不只是朋友,也许告别的就是人类......

    很多的话都没说,相互拉拉手、摸摸肩、摆下手......

    一前一后大小包背起,两只手各提一袋,朋友们没动,我先动了,等我过河回望,他们还在那里站着,我若不决然前行,可能谁都不愿离去。

    为了适应高反和背包我们坚持走了一个小时,在河滩草地上扎下了进疆第一天的帐篷。

    我们五人完全属于有计划的偶遇形式,没有领队、没有向导、没要马夫和马匹、没有协作。酒足饭饱之后,聊起了这次狼C穿越活动的偶遇。

    早在今年五月,我就准备启程前往新疆,可那时发生了冰川融雪,错过了最好的季节,后来我才改到9月。这个话题在平时的山友聚会中总会聊起,好多朋友说让我发贴召集偶遇,我坚持没这样做,因为这是新疆的顶极线路,户外的残酷和线路的难度,我对谁都没办法负起生命的责任,那怕是我自己。我出行新疆的理念是“做好一切必要的安全准备,而不排出万一的可能”,就算真的遇上了万一,我也认为值。当我对朋友们说“我把你们几个的电话留给了我的老婆,如果她遇到什么困难,请你们多关照”的时候,我的心其实很平静。临出门的头天晚上我才告诉老婆,说自己要去新疆散散心,然后对她讲,抽屉里有几个好朋友的电话,你在家遇到困难就请他们帮忙,第二天8点送孩子上学,10点就上了飞机。

    7月的一天,老胡打来电话问了我的行程,过了一周他决定去走这条线;又过了一周小丫打来电话,也是同样的话题,她说自己没问题,一定要去走这一条线,订机票买东西,小丫全权帮我和老胡打理,说实在的,没她的前期准备,我们真还没法成行。小丫在小羊论坛留了言,说94号要去走狼C,于是,就有很多人加她QQ,这样就有了南宁的和尚和新疆的万里。


    5号,真正意义上的徒步开始了,早上拔营一起步就是河边一滑坡地段,路面很松很滑,不小心就会掉进冰河,这是进山的第一次小小的考验。因为背的都很重,加上高反还没适应,走的都很慢,小丫落的更远,她其实是一个很浪漫的女孩,想着在天山上要有绿色的葡萄、红色的西红柿、金黄的苹果,再加上奶茶和手抓羊肉,那色彩丰富的场景是多么的诱人。所以才带了很多,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,为了减负,我们帮她把各色水果拿出来吃的时候,我知道那些果汁变成了她的血在往外流淌。

    顺马道很快就进入了高山牧场,很高兴,阳光下草原绿意盎然。走进最后一户牧民人家,体验牧民生活喝点奶茶吃点午饭,打听路上情况的时候,一位哈族牧民用简单变调的汉语对我们说。

    “再往前,已没有人了,牧民全部下山了”

    “成群成群的,狼”

    没有一个人退却,依然绝然地背上包继续前行,太阳很大,晒的头部冒油,西北风很凉,吹着肚子冷了胃。随着海拔的慢慢上升,超重背包让我吃了不少苦头,大口大口地喘气,先是三十步一歇,后来是十五步一歇了;吸进内脏大口大口的冷风,让胃开始疼起来,胀的很,上了次厕所也没解决什么问题,走的十分艰难,我开始落后了,十步一歇了,五步一歇了、三步、两步......坐下就不想起来了,望着已超过我的小丫,我真怀疑自己是否能走完全程......

    这里马道遍地千万条、垭口无数好几个,仔细辨认马道,在不偏离主河道上行的原则下吃力地挪动身躯,放慢脚步试着调整呼吸适应高反,把冲锋衣反穿过来护住肚子暖胃,今天要是顶过去了,就成功了一半,今天要是跨了,那就全线失败了,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,成败在此一举,喘气的间隙往下看,希勒木乎大草原壮丽的全景给了我很大的震撼,重新站起来,咬咬牙,沉重的一步、晕眩的一步、艰难的一步......一个小目标一个小目标的接近,赶上了小丫、超过了和尚、我第三个冲上了达板,妈啊,我的娘啊,我终于上来了。

    3064米的喀拉莫依纳克达坂,我们就这样准确无误的翻越了。没有向导、没有GPS,全凭真情(桂林的山友)做的详细地形图,全凭对地形地貌的熟悉。

    白杨沟河谷这边的草,早已黄了,从此我们告别了绿色告别了人类。河谷里的风很大很冷,天快黑了,一直走到能准确认出这就是白杨沟时,才找了块好营地扎了下来,没发现木头,烧不了篝火,以帐篷为单位煮吃喝。晚上万里过来窜门子,我们三个大男人在帐篷里喝着茶聊了很久。

    睡前,万里测了下温度,-10度,滴水成冰了。昨晚我那睡垫漏气,下半夜感觉睡在湿地上,今晚也没找到那个气孔,这么冷的地板,我能熬过天明吗?


    翻过白杨沟达板,永远的折腾

    昨晚一夜无法入眠,气垫严重漏气,下半夜就只剩下一张塑料布了,感觉后背仿佛睡在湿地上,异常冰凉,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用充气睡垫了,但此时也没别的办法。当第一缕阳光升起来,大家都醒了,风依然是那么大,冷的不敢伸手,简单地吃过早餐继续开始6号的行程。

    拐过一个弯就看到了白杨沟达板,顺河而上,河谷很宽,溪流在河床上分成六七支,冰水很冷,河里石头或尖或圆,不同程度的都覆盖有冰,不敢踩,横过了几条支流,最后一个岔河只能脱鞋淌过,过是很顺利,但那瞬间刀刮一样万针刺痛,真叫一个难受。

    今天的任务是翻过白杨沟达板,下到台普希克马河扎营,狼C途中这个地方曾经让很多驴就此折反败北,这是因为达板上有自己的小气候,天气突变风雪交加,迷雾难寻雪路难找;而且必须找对正确的马道,否则就会在此迷路上不了达板,既使上了也下不了。我当然是想乘现在的好天气翻过白杨沟达板,那狼C就算成功百分之三十了。我们到达真正登达板的山脚下就已经是下午两点了,心里那个急啊……等人的时候我看了看四周:

    天蓝雪白砾石黑

    大雕盘旋

    冰川融雪

    暗河咕咚劲响澈

    滚石清脆风凛冽......

    狼塔才起又风烟

    心生惆怅爽不得

    下午4点等齐了人,继续走。过冰湖的时候,万里和老胡去补了水,我的水早就没有了,但我最关心的还是上达板,继续先飞。所穿快干裤透风,寒风吹进我那平日里很隐秘的地方,皮肤全裂了,疼痛的不行,只好边走边擦油。

    顺左侧没冰的马道盘旋上升,我慢慢调整高反下的呼吸节奏,也,真是有效哦,没第一天那么累了,可以有心情去看风景。白杨沟冰川是世纪古冰川,雄风依然,不失其壮观美丽,但退化依然很严重。往空了好久的水壶装浮雪的时候,发现雪地上的一串印子,是谁的?不会是狼吧?
    仔细辨认,还真的就是,五指梅花印(羊是向前两指半月印),雪面很硬,印子虽不深但却很清晰,雪是每晚都会下的,但印子上面没有雪,边缘比较圆滑,说明这只孤狼并不大,可能就是昨晚经过留下的痕迹。
    白杨沟达坂海拔3862米,是呼图壁河谷前后山的分界线,翻过达坂就进入了后山的河源峰地区。达板顶上有三个石堆,哈族没有玛尼堆的说法,应该是方向标吧,向南眺望,山谷深险,环视整个天山山脉,峰峦叠障,群山簇拥的河源峰巍峨高耸,在阳光的映辉下冰光闪烁异常醒目,我慢慢搜索脑海中的地图,向南放眼,比照山形,完全可以看清以后六天要过的达板,线路在雪山、峡谷中穿来穿去,但最终它逃不出一个向南的方向。

    翻过达坂的牧道,沿着右侧陡峭的山坡迅速下降,从达坂到2400米谷底的呼图壁河主要支流处,要下降1400米的高度。

    下山的路真才叫一个考验,溜坡下行,一旁就是深渊。路边乱石穿空,阴影部分十分狰狞,活象一个个狼的化身,或直立、或翘首、或嘹望.....

    狼是群居性极高的物种。智能颇高,凭借气味、叫声沟通。一群狼的数量大约在612只之间,在冬天寒冷的时候最多可到五十只以上,狼的奔跑速度极快,可达五十五公里左右,持久性也很好。它们有能力以速度10公里/小时长时间奔跑,并能以高达近65公里/小时的速度追猎冲刺,要是被它盯上,没有几个人能逃脱的。

    最陡的一段下完后,回头看看后面的人,很小,移动的很缓慢,听到有石头滚落的声音,我的心就跟着沉一次,那几个人影嵌在山坡上仿佛没怎么移动,心急却也没招,只能等。等齐了人天也黑了,拿出头灯坚持走了一段,来到一高台处,离计划中的有水营地可能还要两个多小时,扎营与走夜路出现了两种声音,我们停下来讨论了好一会,扎营――无水没条件,夜路、危险......真的很难选择。夜路实在不敢走了,为了保险决定无水扎营,这是件很痛苦的事,我更苦的是整个一个下午都没喝水了,别人都去冰湖那里补了水,而我只在山顶上吃了几块雪,装了一壶雪,此时是又渴又饿,为了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,只好把雪倒出来烧开,也只有半碗,就着水吃了两块压缩干粮算是凑合了一下。
    虽然很苦,晚上大家还是挤到小丫帐篷里聊天,小丫说自己不想走了,狼塔线路已体验了,达板也翻了两个、草原牧场、哈族风情、峡谷冰川都已领略,对自己也算是了了心愿,想请和尚陪自己原路返回,和尚有些犹豫。
    这时,户外风险户外责任瞬间全跑进了我的大脑,我也不好说什么,出于户外探险的精神和团队公德,对和尚,更不能帮他决择。嘴巴张了又合上,心恢恢的。
    万里到是很坚定,同意他俩原路返回。大家相对沉默的时候,我说刚才下山前在达板顶看到了狼的足印,大家就此散开,放炮丈的时候,就各自去睡了。
    昨夜失眠,一直在想一件事。对同伴是放弃、还是陪其慢慢走完狼C或者陪她原路返回?

    在我的户外生活中还从没有过放弃任何一个各种情况下的同伴,放弃真的很难;陪其慢慢穿越狼C,如果超过914日这个极限时间还没出来,那绝对会引起在疆朋友们的报警;陪其原路返回,这是一个极品领队应该具备的户外素质,可这趟行程没有领队,对于我来讲,飞了几千公里,义无反顾的行走新疆,冲的就是狼C,半途而废不是我的性格,也绝对不是我能接受的,选择真的很难。一会儿原则、一会儿道义、一会儿责任、一会儿情感......一夜翻转无眠。


    7日早上起来,河源锋闪着金光,一条水流就在左侧石缝下穿行,可能是风大没听到水声,害我一夜又饥又渴,和万里一起把大家早上要用的水打回来,喝足吃饱后看了下表,11点,昨天就没完成任务,万里着急就背上包和老胡一起先走了。我向正在收拾的小丫说,要不就一起慢慢走吧。她说和尚已同意陪她一起回去,我就没再坚持,毕竟这往后的路谁也不清楚,不知会有什么发生,或许我不放弃对她就是真的放弃,也或许现在放弃才是对她真正的负责。和小丫相互约好,在有信号的第一时间联系后,我就匆匆地去追老胡们了。

    一起步就是一个大横切,线路指示向右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下降,垂直高度达1000米。砾石横切线路的概念,就是在全部由砾石滚落而形成的陡坡上,动物走出来的一条缓慢向上或向下的横线,这些横切线路因砾石和砂特别松散,极易发生滑坡、滑倒、人行其上,艰难万分,需认真小心地对待每一步,稍有不慎,就会滑落山坡,只要滑下去,基本没命。小心对待每一步的同时,我不敢放慢速度,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奋战在线路上了,虽然前面有万里和老胡,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他们,也许几小时,或许到天黑,或者过一天才能追上。
    很多弯来弯去的线路,我都选择了直上直下,我当然知道危险,也知道负重情况下这样的行走对腿的伤害有多大,但我别无选择,昨天就已看到狼脚印了,我必须在天黑前赶上他们。
    一路狂奔,3小时后,在河边终于追上了正在吃午餐的老胡,如释重负。休息片刻背上包继续赶路,过冰河、顺沟下、滑坡横切、过木桥、上栈道……
    栈道是70年代,为了开发牧业资源,呼图壁县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岩壁中间上开凿出的一条牧道。栈道仅容一人通行,其下是绝壁,下去就是死;其上是无任何支撑物的悬空崖壁,谁也不敢说通过时它不会踏方;路面坑凹不平全是浮砂,多呈向外倾斜状,极易向外滑倒。

    栈道过后是一段80度约150米的上坡,几乎接近直立而上,这就是著名的老虎嘴,我完全快到失去信心的边缘,但我却不能放弃,心里暗自默默祈祷,咬牙上.......接下来又是一段横切下河谷的羊道,羊蹄比人脚那可小多了,羊能通行人却很难,其险峻程度在平面照片上看不出立体感,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狼塔徒步,行走中真正的危险就从此开始了,每一个脚印几乎都是在用生命做赌注。
    台普希克马河,是呼图壁河上游的主要支流,该地的河谷极为狭窄,冰河水十分湍急。小心奕奕地走稳每一步,特别担心浮砂下滑,跌入河谷,那基本没命,就是不死,摔伤待救也得七八天,你也早断粮了,更何况我们还没卫星电话,如果等走出去报警,那伤者恐怕早变成腐尸了,我们绝不能出事,此时的行走那真叫一个难,身体上的痛苦不算,更有心理上的折磨。好不容易下到河谷,三个人都只剩下半条命了,真正达到了刺激的临界点。

    不知是心虚还是身体发虚,个个都摊软在地,补充,势在必行。万里捡来五六根很小的木棍,放在锅底,引火后不过8分钟,柴还没全部燃完水就开了,全部燃的时候饭就熟了,再用火星蒸一下,水气就干了,20分钟后每人就装了一壶热水,他烧火真是有一套。如果说新疆之行有收获的话,用柴火煮饭也算是一项了。

    台普希克马河河谷两侧的山体极为陡峭,人工开凿的狭窄牧道在垂直的峭壁上盘旋而上,通过时无不使人心惊肉跳。牧道时而通向山梁,时而进入谷底,翻山越岭,体力消耗很大。路过许多上等营地,依山傍水,绿草如茵,但为了赶回昨天挪下的路程,我们还必须沿着河谷奋力前行,忽左忽右,但不需要脱鞋过河,少去了下冰河或落水或挨冲走的危险。如何选择科学的前进线路减少路途上的危险,这就是探线的魅力之所在。

    我们飞快的在河谷中穿行,此时三人的步调也基本一致,我在克服了高反和负重的困难之后,一路翻山越岭比前两天强多了。突然,万里在前头停了下来,他的前方是一个大滑坡,原先的路断了,幸好刹车及时,要不就顺滑坡缺口掉下河了,路的端口横面全是浮砂斜面,想转身挪脚真还不容易,他努力保持着平衡,我在后面也帮不上忙,各自都在斜面上打滑,蹩在那里,下面河谷的冰水咆哮着翻滚着穿行于乱石之中,每个人都惊了一把汗,喘口气稍做调整慢慢转移重心才撤回到相对平整的路面,惊魂未定的我们坐下来抽完一支烟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重新找了一条路线才返回人间。走过第四道桥后顺栈道正行间,我突然发现有几个影子在老胡前面快速移动,就大喊一声,“有东西”,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四只北山羊早已离开栈道,跑上山崖500多米的高度了,我们退回来怕落石伤着自己,天色已暗了很多,普通相机根本没法把它们照出来。

    台普希克马河到此,才真正形成高落差的峡谷,栈道也由此转向高山,路面更险更远更高,查看了下地形地势,一点信心都没有了。天黑走夜路通过这最后的栈道,根本是在开玩笑,于是,又退回到四道桥营地扎营。

    今天,从现在起,就我们三个人穿越狼塔了,我的大米也才消耗了1.6斤左右,于是,三个人全来吃我的米饭帮我减负。

    8日早上起来,发现洗的两双祙子被火烧的只剩一只,好在进山准备充足,还有三双在包里。收包的时候,我把8斤多大米倒了一半,包轻了,走起来别提多带劲,继续顺台普希克马河往前走。

    栈道下到一半的时候,拐过一个弯,远远的我,已看到即将要翻越的第三个达板--库达板的路口了。这里地形变的开阔,远处的河源峰从群山中露出了它的威严,近前是一片很大的草原,河流蜿蜒,天上人间啊。牧民点人去窝空,我们没有停留继续走,挑战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,从沟口顺沟而上,沟边怪石突兀,阴森可怖,彰显其狰狞。虽说行走适应了,但高原爬山怎么说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上了一个小时,前两天脚上打起的水泡感觉越来越大了,两只脚一边一个,担心发炎。停下集体休息补充的时候,我强忍疼痛,用刀把它挑破了,一阵钻心,眼泪在眼眶中转了一圈才憋了回去,处理好水泡穿了两双祙子,感觉好走多了。

    快到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时,有一段近60度的流沙坡,攀爬极为艰难。库达板的特点就在于上下都是垂直的,路程短但上升下降的相对高度深。很不容易的下完了砾石坡,走上了草坡,经过一个沟岔,下到一个高台,出平台陡下砾石坡,再下草坡,北山羊的骨头随处可见,心说今晚要注意了。

    走出草坡就到兰特尔乌增河,这是呼图壁河的又一条重要支流,兰特开曾冰川和蒙格特开曾冰川的河水在谷底汇聚,形成这条支流。在7月中旬到8月初的盛夏,水势巨大,汹涌澎湃,人很难通过。即使在8月底湍急的水流,没过人的腰部,渡河也非常危险。
    我们到达过河点,水位约70CM,宽约4M,水很急,找了好几个地方通行也试了下,都没敢过(主要是不想太麻烦,其实布条绳是完全能过的),加上天色已暗,于是决定不过河就地扎营。因为早上过河水位低、还省去了穿脱的时间。没成想这一决定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灾难......

    进入狼塔那就是一个不断折腾的过程,身体在折腾、思想在折腾、情绪在折腾......腿有点肿,嘴巴干裂吃什么都不香了、鼻子充血结了枷、皮肤被西北风吹的大面积撕裂......最要命的是脚打起了泡,挑吧怕痛,不挑又怕发炎。讲话也随便些了、干活的情绪也不高了、时儿心花怒放、时儿心烦意乱......总之,进入狼塔了,你就去折腾吧。

    折腾也需要安抚调剂的,要不很容易崩溃。我们唯一的调剂,可能就是这一路上的顺利,五天下来还没发现走错一个地方,每一个标志得到印证的时候就是对自主探线最大的安慰,对自己最大的褒奖。折腾、烦燥、安抚、快乐交织着伴我前行。


    战狼无休 挂念无眠


    晚餐依然是干饭加酸汤,喝了茶后睡觉,篝火仍然在烧。睡前每人都把手杖、手电和刀、鞭炮放在身边。
    迷糊中我听到一声狼叫,对老胡讲,他翻了一个身没理我。可能认为我神经过敏吧......
    想起前人走狼塔的故事,说一个驴友在狼塔里行走,晚上做梦,梦见狼来咬她,她爬起来拿刀就砍,结果是把帐篷里的同伴砍死了。我以为自己也是这样有了神经质,于是把刀捡起放到了帐篷外浑浑睡去。
    突然有东西抓我的头,一下两下,很快,三下四下,我惊醒后反身扑打,边打边喊“有狼”,感觉就象打在木棍上一样,帐外嚎叫声声,砂石唆唆响,老胡醒了,万里醒了,大家都在喊叫,用刀用手杖用碗敲打石头,帐篷外奔走的蹄声、嚎叫声,一时乱响一气,约叫了20分钟,万里从帐篷里点燃一棵炮丢出来,狼叫之声才远去。老胡用强光手电看到那六只绿光在草台上,我们三人随后用强光手电交替掩护,一个个才敢走出帐篷,三人背对背呈前三角队形向狼走去,不知是冷还是惊吓,手和腿一直在抖,根本想不起要去用相机拍它。强光下的狼在逃窜,逃向高山,嚎叫声在远去。我们害怕它去召唤群狼,又放了一节鞭炮,意在放枪,让它能闻到火药味就好。返回营地,看了下表,早上4点,也不敢再睡,集体坐到火边,重新燃起篝火,继续煮茶喝,时不时用强光手电四处照照,聊着刚才各自的感觉。
    万里说我们叫的时候有一只在他帐篷边窜来窜去,他本想用手杖捅它,可想想自己1800的帐篷,又没舍得捅。我一个劲地懊悔,没给狼照一张,这才拿出相机,夜晚那相机简直就是个玩具,在强光手电下也只能拍到一点点。

    因为战狼,9日早上7点半就收好包了,我回过头来看看昨天的地形。这时,老胡说帐篷被狼抓出很多印子和一个小孔,我拍下了照片留念。

    躺过消退很多的冰河,因为不知道要过多少次河,个个都是一条内码加冲锋衣的打扮继续前行。河水弯来弯去,一会草滩、一会树林、一会过河。一路所见上好营地无数,如果不是和新疆的朋友约好了穿越时限,我真的会在这里扎一晚。事实上现在让我扎营,也不行,腿太冷了,要不停地走,腿上的温度才好恢复。六天了,走到这里,地形是最复杂的,搞不好,你就会迷路误入绝境。真情做的地图一点都没错,没他的地图就没我的狼塔,他的地图为我省了2800(这是新疆商业运作的狼塔报价),哥们,别上班了,做地图卖算了。

    上一高台看到九曲十八弯,新疆所有地形地貌在狼塔线上都有体现,看了它再去巴音布鲁克看,已没多大兴趣了。要不说那怕付诸生命于此也值呢。

    下到河谷就是过河,有一个狼餐厅,满地白骨,昨晚的情形沥沥在目,睹此便不寒而栗

    狼尊重每个对手,狼在每次攻击前都会去了解对手,而不会轻视它,所以狼一生很少攻击失误。看来,昨晚我们打退的只是前来侦察的狼,没遇上真正的群狼攻击。万幸万幸,否则我就不会在此给大家讲故事了。

    狼性箴言--当一个人知道自己的目标去向时,这个世界就会为他让路……被抓不可怕,挨饿也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没有了野心和上进心,变成一条摇尾乞食的狗……所以,活着就是为了吃肉,草原上任何动物都会成为我的午餐!
    哈哈哈,我们把自己送进了它的餐厅。

    河谷变宽的时候,石头滩变成了草滩,换好裤子和鞋子,爬上草山后,地形突变,大美无敌,我仔细的在山崖上查看,只见许多山头都有一群群的北山羊,站的很高,头角很明显,万里的眼睛比我们好使,一会儿在这个山上看到一群,一会儿在那个山头又看到一群,可惜这普通相机拉不近啊.....走上草山,一个个无精打彩的,都是昨晚的狼害的。太阳懒洋洋的,疲惫疲惫,折腾折腾,不想走,只想睡,坐下休息,好在有壮丽的天体奇观,要不,人真的会疯。草地一躺,抽支烟抬头看天,三只大雕在盘旋,个头很大,翅膀伸开有四五米吧,不知它在伺机寻找什么,如果它的目标是我们,那是绝对逃不掉的,可能是在与旱獭调戏,它没找我们的麻烦。

    再上一高台,看到牧民点,这是传统的休整点,同样的也是人去房空,我们在房前房后找到了许多驴友丢弃的装备,整灌的汽灌就有两个,前两天一直捡柴煮饭烧水,现在不用担心不够用了。还捡了一包铁观音,人正犯困呢这真是雪中送炭啊,立马下到河里煮上喝了再说,极品哦,满嘴留香,美死个人。喝完茶来了点精神,继续赶路,到达切上冰达板的河岔才5点,早的很,现在扎营又太浪费,万里说选择兰特开增达板穿越,我说行,于是横过沟口继续直行,正行间,远看达板上乌云滚滚,翻卷着从山那边飘来,这样的天气上达板可不是闹着玩的,搞不好会封存在那里。我们迅速下撤,冲向河对岸的牧民点,刚走进牧民点,雨加雪就下过来了,确实困的不行,个个都不想动,在牧民点里铺上地布就躺了下来。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的慌。6点躺到7点,有点饿,老胡打来一桶水,万里起来开始煮饭,我打下手,不一会两碗饭一碗汤就出来了。

    吃好饭9点半,躺下继续睡,早已习惯不洗澡睡觉了,从4号进入狼塔到现在根本没法洗,也不敢洗,早晚的冰河水对人体伤害极大,高原上徒步,汗一样流,皮肤上一点捻乎乎的感觉都没有,不洗也没觉的不习惯。
    牧民点还有些许生活用品,吃的只剩下奶疙瘩了,我们没动。睡前用了他的木柴烧火,把那些家伙什放到手边,因为没有门,就用三个包堆在门口,以为这样狼就进不来了......

    确实困,很快就睡着了......
    “有狼,快起来”万里喊。
    三人立马坐起,房里的火早灭了,强光下一只狼头从包鏠里伸进门来,我们似乎都吓傻了,顺手拿起铁盆、手杖、手电、木棒,一阵糊乱敲打,它退了,看了下表才11点半,来的好早哦。这牧民点遮风挡雨到是好,却天生就是现成的狼餐厅,平日里来吃羊早已轻车熟路了,现在没了羊当然也不会有牧羊犬,只有我们,牧民转场久已,再过段时间就下雪了,狼正在为冬天的储备操心,我们那里还敢睡,轮班吧,我从12点到2点半,老胡2点半到4点半,万里4点半到天亮,主要任务是加柴火......
    我起来放了炮,没敢出去(不知外面什么情况),开始生火,一个人坐着无聊,想起了拍照。拍了脑门一下,暗骂刚才怎么不拍一张狼的图片呢。

    10号早上一直睡到最后一班哨叫床,才懒洋洋地爬起来,外面晴空万里,是登达板的好天气。昨天想走兰特开增达板时下雪,分明是上天早帮我们安排好了的,不让我们走那边嘛,硬走可能就会出问题,那今天就改走冰达板和蒙特开增。户外也讲个因势利道的问题,上天的症兆不可拗,不然就会有危险,第六感很重要.......

    上到半山腰,回头看看营地--孤房一座,背后齐刷刷的草山,象自然天成般的卷册,上书写着谁也看不懂的文字,那叫天书,天书上的故事讲述的是,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在对话,他们或悠闲自得,花前柳下;或杀牛宰羊,宾朋满坐;或吹弹对奏,秋风瑟瑟;或呼风唤雨,生离死别......仙人、仙景、神话。
    我多想自己就是那房子的主人,成天里与云儿把酒当歌,记录风云变幻的不老神话......那是不可能的,在狼C的线路上还有三个达板等着我,我现在的选择就是勇往直前......

    估计,达板都差不多,都是从砾石、冰湖、冰川、雪山依次从下往上递呈的,往往在到达冰川之前,你是看不到达板的,看到达板的时候那就是希望,我每次看到了希望,才会来劲,才会冲刺。这之前,那可真是个埋头苦行僧。

0

网友留言

    发评论    请先登录,再发表评论!
    山野村夫8
    • 山野村夫8
    • 性别:男
    • 所在地:桂林市
    • 职业:餐饮行业
    简介:梦想与现实总有些不搭调的地方,时间和银子永远是园梦的两道关卡...
    爱好:徒步 旅行 摄影 阅读
    关注0游记5留言0

    本文作者游记推荐

    相关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