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记攻略

山野村夫8
  • 沙漠幻想曲
  • 作者:山野村夫8  从 广西 到 新疆
  • 3天 2010-09-01出发1000-3000元
  • 攻略

    穿越天山狼C的骆驼牌徒步鞋变成了“鳄鱼牌”。

    月光很亮,星空很朗,苍穹无限,仿佛置身于一个清新的宇宙,另一个星球,那里只有我,偶有风声,似在和我作伴,向我倾诉这沙漠中不老的故事,沉睡在沙漠中千万年的前辈一个个爬起来抖抖肩从我身边走过……噫,快刹车,我的思绪不能这样放任自由。

    我多想爬上一个沙山,眼前就是一泓清泉,象月牙泉一样,泉边有绿,还有一位身着民族盛装的少女,赤脚着地,系着脚铃,捧着椭圆形陶坛缓缓走来,曲身打水,她惊喜地看到我这天外来客,给我水果,为我冲水,一坛水从头上淋下,凉遍全身,爽到心底,我摆摆头,用手擦脸,努力地睁大眼睛,定要把眼前的美女看个实在,然而,眼前除了一滴甘露,什么也没有,原来那是一颗汗水结晶,挂在我眼脸下的盐渍。

    那冰箱的影子老在我眼前晃悠,心里发恨,在这沙漠之中要是一脚踢出一个冰箱,我定要喝光一箱的冰水......

    天上的飞机一会儿一架一会儿一架,飞来飞往,你为什么就不掉下来呢,而且刚好掉在我身旁,救援的同时我不也得救了吗。


    沙漠幻想曲

    /图 山野村夫

    924

    要进沙漠了,很想有个伴。可目前身边没有,于是走进吐鲁番广场边的指南针户外店,随便向店老板询问些什么,更主要的还是有找伴的潜意识。

    10点钟我坐上了去鲁克心镇的班车,出了城区,很快就经过了葡萄沟景区大门,过一个收费站,又到了火焰山景区,接着是吐裕沟、高昌故城,心里想着沙漠,也无心其它,一直到了镇上才下车。坐上小镇开往各村的公交,两元钱把我带到了迪坎儿井村,车上的几个维民村妇模样十分秀美,可想而知城里的维女该有多漂亮……胆子稍稍小了点,用眼睛拍了很多绝世佳人。

    村子后面沙漠边缘有个维人墓,快要走近的时候我停了下来,因为晚上就一个人扎营,心里有点怕。转回来的时候拦了一摩托,司机告诉我常规线路是从一家店铺旁出发的。

    时间已到1点了,在小店里作最后的补充,店家告之,这个沙漠轻装穿越连续16小时就可以完成,于是按两天的量买了12瓶水和食品,再多也背不动了。  店老板劝我再晚一点进去,现在进去温度太高,容易出事,我想多赶点路就婉言谢绝了,带上雪套和头巾于1点半准时出发,不听劝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,这是后话按下不提。

    从村子出来先要上行一段沙坡,怕晚上冷,又怕在沙漠中很难捡到柴,沙漠中的木制品不多但偶尔会有一根,边走就边捡上。

    腿下的温度很高,时不时地能闻到胶臭味,有种在热锅中烤的味道,但上身又被凉风袭扰,感觉不出热。一个小时后,沙坡刚走完,前面就是连绵不断的沙包、沙窝、沙脊,选路迂回的时候感觉脚下进沙,低头一看,大事不妙,鞋.....

    鞋开胶了,不是没有先见之明啊,当时买的时候特意选了上胶的,没想到这双鞋明里上胶暗里却是沾胶的。唉,没辙,只好放下包再次返回小店买了两双军胶,按原先的脚印走回来时已是下午4点半了。

    阳光有些倾斜,沙山瞬间有了颜色。

    继续前进,又是一座沙山,这里沙脊广阔无边,满眼黄沙,并不荒凉,凉风吹着,心情舒畅。又加上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触摸沙漠,所以啊,开心兴奋的不得了。

    刚进沙漠,很多行走理念都还不对,平常看了很多沙漠图片都是在沙脊上照的,就以为别人也是从沙脊上选择的道路。其实不然,沙漠中的沙脊象刀切一样,虽然通过它可以到达顶点有登高望远的效果,但却是最难行走的选择。直接走沙脊怕滑倒滚入沙窝,滚落到前进方向上的沙窝还好,要是滚落到相反方向上的沙窝那就费劲了,如果走沙脊斜坡一侧,那上行一步要滑退三分之二,而且腿也埋的深。

    沙漠中没有路,沙漠的路在心里,在个人感觉中的最佳选择上。顺沙脊绕行后发现没有直线上下科学,绕行容易迷失方向,还不一定省时省力;直线前进虽然上上下下,费劲,但好过盲目择路。

    进入沙漠,我有很多的准备不足,没向导没GPS、没卫星电话、没指南针。有的就是从迪坎儿村进,向东北方顺40度夹角前进就行了。我的方向来源于早晚太阳给我指示的东西方,而夹角却是凭感觉。

    没带三角架,也没同行者,为了一张照片,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完成,一是放包上,但很难放的稳,二就是单手拿着照大头像。又不能不照,这份经历怎能不做些留念。

    无穷无尽的沙梁,沙山,松软的沙地,使徒步历程充满艰辛;而美丽的沙丘在风蚀作用下形成的各种造型和流线,又让人看不够,拍不够。行走在沙漠里,有时会有一种孤独的感觉,有时又会有时光倒流的感觉,天地,时空,在这一刻,仿佛都凝聚在沙海中的一粒沙上。

    9点夕阳将至,沙漠一片金黄,瞬间的美丽让人陶醉,已入腹地,万赖俱寂,好生畅快。

    原先还是打算走夜路的,晚上有星星给我指示方向,月光也不错,但想起沙陷和响尾蛇,只好停了下来。选了一个避风且地势并不低(怕遇风暴被埋)的地方扎下帐篷。

    今天农历刚好是17号,营地周围很寂静,掀开帐篷一角坐在帐中,边煮着饭菜,边抬头仰望,月光很亮,星空很朗,苍穹无限,仿佛置身于一个清新的宇宙另一个星球,那里只有我;偶有风声,似在和我作伴,向我倾诉这沙漠中不老的故事,沉睡在沙漠中千万年的前辈一个个爬起来抖抖肩从我身边走过……噫,快刹车,我的思绪不能这样放任自由。

    925

    不知何故,沙漠露营并不象人们所说的那么冷,刚进入帐篷,因为表面沙子还很烫,躺在那里不用盖被还要掀开帐篷。除了沙会吹进来,这片沙漠一个蚊子也没有。

    这样的环境实在太美了,进入帐篷,仰看星光圆月,连梦都没做甜甜地睡了一晚。因为心情舒畅,用水也放肆了点,一瓶煮饭、一瓶烧汤、喝一瓶,早上煮稀饭又用一瓶。

    昨天实际行走6小时,约14公里,从迪坎儿村穿越到膳善约54公里,这样的话,今天的任务是很重的,还有40公里,太阳一升起我就起来了。我的水还剩8瓶,今天一天走出去估计也差不多。

    清晨的营地真叫一个美,风很大,穿上所有能穿的,还算行。沙脊上的沙粉粉扬扬,非常好看。阳光下的沙漠绚丽多彩,天地任我巅啊。

    我的行头冲锋衣反穿围巾包头并不是故意在搞怪,围巾很多时候是来装酷的,而在沙漠里,把整个头包起来,能防沙防风防冻还防晒,沙漠早晚速冷速热寒风细沙,对人体的摧残相当利害,从来不经意保养的我现在也不得不注意,只好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;雪套本是在雪地行走防水的,在沙漠中防止沙子进入鞋内,那真是上好的装备,三天下来鞋子没进一点沙,祙子也很干净;拐杖更是不可少的,沙子很软,踏上去就一定会陷,只分陷的深浅,有个拐借点力好的不得了;冲锋衣反穿,防寒的同时还不会汗湿衣服。

    沙漠浩瀚无边,沙山缠沙山、沙脊绕沙脊、沙窝连沙窝,你不用怎么择路的,直线前进走就是了。不要怕那些个沙山沙窝,下沙窝爬沙山,一直处在上上下下的状态,到达一个地平线,又是一个地平线,中间就是那些连片的沙山沙窝。沙漠中行走,在远处的行进方向上定两个沙山做参照,以最近的地平线为目标,你就去走吧,去折腾吧。

    过了一个地平线,前面还是连绵不断的沙山沙窝,似乎看不到一点希望,在满眼黄沙中,人对水对绿的渴望真是到了极致,先是一大口,看看包里的水所剩无几了,改喝小口。开始是上一个沙山喝一口水,后来是爬两步就得一口水。

    多想爬上一个沙山,眼前就是一泓清泉,就象月牙泉一样,泉边有绿,还有一位着民族盛装的少女,赤脚着地,系着脚铃,捧着椭圆形陶坛缓缓走来,弯身打水,她惊喜我这天外来客,给我水果,给我冲水,一坛水从头上淋下,凉遍全身,爽到心底,我摆摆头,用手擦脸,努力地睁大眼睛,定要把眼前的美女看个实在,然而,眼前除了一滴甘露,什么也没有,原来那是一颗汗水结晶,挂在我眼脸下的盐渍。

    幻想、幻想.....开始有幻想了……

    走了两天,对沙漠也算熟悉了。知道这块沙漠没有沙陷和蛇,走起来也放心。路也不用选择,直线前进,所以今天效率很高。到下午2点,约走了20公里。

    此时的太阳毒的很,脚下高温火辣辣,时不时地想喝水,一小口一小口地又喝掉了两瓶。沙子很烫,实在想坐了,只能先在地上用脚挖个30公分深的坑才能坐下,要不,那真成了红烧屁股。

    头在冒油,出来的汗水经过凉风结晶成盐渍,铺在额头脸上,为了节约用水,只好先含一小口水,润一下嘴唇,在没等水热的时候又吐到手心,用来擦脸,谁不知道这样容易长癣,可此时真是没有其它的办法。擦一下后的感觉真好,于是,后面就一直采用这个法子。

    我知道现在最好是原地休息一下,高温下疲惫的我根本不适宜继续行走。我放下包,本想支起地布挡住太阳,好好睡一觉等地表温度降下来再走的。可是风太大,地钉在沙子里根本扎不牢,反复多次也没成功,只好背起包继续前进。这给我后面的行走带来的差不多是绝望。

    库姆塔格沙漠,有几道西北――东南走向的沙山,从迪坎尔穿越到鄯善,必须翻越这些沙山。因为没有GPS,我无法确定自己在什么地方,虽然我还没迷失,知道自己还在正确的方向上前进,离目标也就20公里远了,但到底要努力多久才能到达,心里却是未知。

    永远看不到希望,无休无止,剩下的四瓶水能不能走出沙漠,这是目前最担心的问题。先忍着等下再喝、不能喝了、只能喝一小口、到嘴边了、忍不到了、含一点、喝一小口大口,自己跟自己斗争,自己给自己台阶,一路走来,一路反复。

    时不时地想喝水,也时不时地想拉尿,拉出的尿本是黄色的,看着却是白色的;

    时不时地眼前一亮,好似一瓶冰冻水在脚下;那冰箱的影子老在眼前晃悠,心里发恨,只要让我逮着,定要喝光一冰箱的啤酒.....

    幻想......幻想,严重的幻想。

    前进,无力择路,上沙山,一步一恍,两步一口,喝了不少,尿了不少;下沙窝,陷的很深,边陷一边往下滑,一步可以迈出五六米,三四十米的沙窝七八步就可以完成。

    头有些发烧,不知是中暑还是沙漠怪病,也或者因为没水干粮吃不下饿了的,不算脱水吧?喝了不少的水啊,反正我知道自己现在是病了,一点劲都没有。但我现在还管不了这个,只有前进才有希望,心里想着,只要能听到汽车喇叭声,或者看到绿色,那就有生机了。

    时间已到7点,似乎看到一点膳善那边的火焰山。心里一阵狂喜,可当我爬上一个地平线,前面还是连续不断的沙山沙窝,又出现新的地平线……晕哦,此时我真的是一点劲都没有了,脚象灌了铅,下身是凉的,头却烫的很,地表温度降下来了,我坐在地上休息,干吃压缩干粮,嘴里已分泌不出唾液,干粮在嘴里翻来翻去,怎么都咽不进去。

    又爬起来坚持走了一段,我实在走不动了。水只剩下最后两瓶,好沮丧。离目的地约有十公里吧,如果坚持走,这两瓶水是够的,如果停下来过夜,第二天再走,明显是不够了。因为早晚要补充水,时间长了,水的消耗更大。强行上路走,平路腿都迈不动,更不要说对付那些沙山了。

    绿洲的影子又在眼前晃,或许此时洗个澡,病就会好了,也会有劲了,但这可能吗。

    勉强向前下了一个大沙窝,在一个相对背风又平坦的沙地上我停了下来,不走了,再走可能就真会昏死在沙漠里,我需要的是休息。时间刚好是9点,天刚刚暗下来,迅速支好帐篷在包里找药,不知道这算什么病,心想如果有霍香正气水就好了,但没找到,包里翻出来的荌苄,也不知道是治什么的,不管了随便吃了几颗,躺下来就睡了。

    约过去了4个多小时,我被风吹醒,爬起来,感觉头部的温度降了些,肚子也在咕咕叫,斗争的结果是可以用一瓶水解决今晚的吃和补充。坐在帐篷边吃着干粮一边嘹望天空,想着心事,明天一瓶水能走出沙漠吗?

    沙漠的夜静的吓人,孤单的感觉慢慢升起,很想给朋友们发个消息,或者聊会天也好,可进入沙漠后不久,手机就没信号了。天上的飞机一会儿一架一会儿一架,飞来飞去,你为什么就不掉下来呢,如果正好掉在我旁边,救援的同时我不也得救了吗。

    926

    昨晚真到了绝望的边缘,没水了人也病了,这是最可怕的,虽然知道自己离终点不远,但还是没底。

    早上8点起来想赶早出发,地热之前走出沙漠。经过一晚的休息,头痛好多了,反正就只有大半瓶水,也顾不上吃,收拾好帐篷8点半就走了。约走了一个小时,翻过了两个地平线,眼前不再有沙山了,目极之处是向下的连绵沙窝。

   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水始终不敢怎么喝,一直忍着,这些沙窝漫长的很,

    爬上一个地平线,终于看到了沙漠尽头的村子和公路,我知道自己有救了,腿脚加快,现在最想的是赶快找到一家有冰箱的商店。也懒得拍照,11点,我终于再次踏上的硬硬的公路,那一刻,还走不稳了。三天走在一踩一陷的沙面上,早已习惯这种一瘸一瘸地走法,突然走到硬路面上,反到不会走了。

    给剩下的最后一点水拍过纪念照后,一口气将它直灌进肚里。

    走进村庄,经过一片提子园,顾不了许多,一边喊“有人吗”一边伸手去摘,那不叫摘,简直就是在揪,揪一把也不管灰不灰的,就往嘴里塞,弄得满嘴满手都黏乎乎的。

    正吃着,从园里走出一个老汉来,吓我一跳,见到人,我说明了情况,老汉不太会讲汉语,只会几句,说这里就是膳善的兰杆,离县城还有11公里,并把手里自己摘的提子一起给了我,约三四斤吧,给他钱,不要,一个很好的维族老人。

    向前又见一对老夫妻在晾晒葡萄,我向他们讨口水喝,老人家给了我一碗水,端起就喝,哇哇哇,好烫,原来是开水。我需要冰镇饮料,太需要了,他们让自己的儿子用摩托把我送到村里的小商店。

    在那里,我要了一瓶啤酒、三瓶水、两瓶酸奶,先喝啤酒,一口气下去没反应,有点苦,两瓶酸奶下去,口感找回来了,三瓶水下去,终于感觉到不缺水了,打了个凉嗝,休息片刻,从维人水井里打了一桶水当街冲头冲脸,清洗了皮肤上的盐渍,这才缓过神来,终于回到了人间。

    孤身安全穿越了沙漠,身体极度虚弱,精神也相当颓废,我需要重度休整。
    播通了暴行的电话,他在乌市,老胡已到了南疆喀什。是去乌市休整还是连夜去喀什,我选择了去乌市。

    ------2010年11月30 山野村夫笔

0

网友留言

    发评论    请先登录,再发表评论!
    山野村夫8
    • 山野村夫8
    • 性别:男
    • 所在地:桂林市
    • 职业:餐饮行业
    简介:梦想与现实总有些不搭调的地方,时间和银子永远是园梦的两道关卡...
    爱好:徒步 旅行 摄影 阅读
    关注0游记5留言0

    本文作者游记推荐

    相关攻略